2012年7月14日 星期六

Taiwan Red-Light District Plan Leaves Hookers in Cold


Taiwan Red-Light District Plan Leaves Hookers in Cold

11/06/2011 
http://goldsea.com/Text/index.php?id=12019


Prostitutes complain that Taiwan’s plan to legalize red light-districts and regulate the sex industry will make it even more difficult to ply their trade. The new law passed Friday gives localities authority to establish districts where the sex trade would be legal while also punishing both sides of such activity conducted outside those districts.

The problem is, so far no locality has any plans to establish red light districts. Not one of 22 local governments recently surveyed by Apple Daily supported the plan to create red-light districts. Twenty-one of them rejected the plan outright and only one remained undecided.

“We will not consider opening a sex trade zone because there is no public consensus on this highly controversial issue,” said Taipei spokesman Edward Zhang. Taipei is Taiwan’s capital and largest city. “Taipei is too crowded to provide a suitable location away from schools and residential areas.”
Such reaction by localities are unlikely to produce the desired opening-up of the sex trade. Many brothels are operated as tea houses, night clubs, massage parlors, barber shops or skin care salons. Less than 10% of prostitutes are streetwalkers.

Prostitutes worry that any effort to ply their trade without local sanction faces an uphill battle because clients would be scared off by the new law that would punish them along with the prostitutes.
“I feel hopeless about the future because the police will go after street walkers who are at the bottom of the food chain,” complained one aging prostitute.

The new law also faces opposition from women’s rights groups who argue that red-light districts breed more crime and reward human smuggling. Some feel the law should punish only those who buy sex instead of “throwing the hot potato” to local authorities.

The special zone policy is called “hypocritical” by those who patronize prostitutes. They complain that the wealthy can enjoy themselves at exclusive clubs without fear of arrest while the working class must suffer the consequences of abiding by an onerous law or suffer the consequences.

A previous law punishing only prostitutes was struck down by the constitutional court as being unfair to prostitutes.

Taiwan’s sex trade is estimated to gross about Tw$60 billion ($2 billion) a year.

2012年7月11日 星期三

6成民眾 反對與性專區為鄰 -聯合報


新聞日期:
2012-02-17 
新聞標題:
6成民眾 反對與性專區為鄰 
新聞內容:
【聯合報.A16版.綜合記者熊迺祺、劉時均/台北報導】

社會秩序維護法去年底修法,性專區外查獲性交易「娼嫖皆罰」,但迄今沒有地方政府成立性專區。中正大學調查發現,贊成在自己居住縣市設置性專區比例雖增加,但仍有六成民眾堅持「不能設在我家後院」,值得政府正視。

中正大學犯罪研究中心每半年以電話問卷調查方式,進行全國民眾犯罪被害及政府維護治安滿意度調查,連續兩次調查民眾對性除罪化及性工作專區設立的議題。

調查顯示,僅有百分之四十二民眾知道,設立性工作專區的決定權在地方政府,贊成設立的比例雖較半年前增加百分之五,但有六成民眾不贊成在自己居住的縣市成立性專區,出現「鄰避效應」。

主持這項研究的中正大學犯罪研究中心主任楊士隆認為,在民意反彈下,各縣市成立性專區有許多窒礙難行之處。他建議政府舉辦公聽會傾聽民意,資訊透明公開,研擬設立性工作專區的配套措施,實質解決性工作者除罪化問題。

根據調查,民眾對警察維護治安的滿意度為五成三,大幅攀升十四個百分點,是二
○○八年開始此項調查以來的新高,但有超過七成民眾質疑司法官偵審案件的公正性;在政府維護食品衛生安全方面,有六成受訪民眾不滿意。
 
新聞出處:

2012年7月10日 星期二

女權運動



    17世紀後﹐西方啟蒙思想家提倡天賦人權學說﹐宣傳男女平權思想法﹑英﹑美等國資產階級民主革命時期﹐女權運動興起﹐女權論得到了發展。18世紀法國空想社會主義者C.傅立葉提出:“婦女解放的程度是衡量普遍解放的天然標準19世紀中期以後﹐馬克思﹐K.﹑恩格斯﹐F.發展了男女平權的思想﹐揭示了婦女被壓迫的階級實質﹐提出無產階級平等要求的實際內容是消滅階級婦女解放的第一個先決條件就是一切女性重新回到公共的勞動中去
    婦女解放可以用一定社會標準衡量﹕政治上獲得參政權﹑選舉權﹑被選舉權及管理國家的權利法律上享有與男子完全平等的權利和義務。經濟上有充分就業的機會和廣闊的就業途徑﹐對個人和家庭生活資料有佔有權﹑使用權﹑處置權﹑繼承權普遍享有義務教育的機會﹐接受符合自身發展能力的教育﹐使才智得到充分發揮﹐作用被社會完全承認。婚姻以愛情為基礎﹐家庭內部夫妻平等﹐實現家務勞動現代化﹑社會化意識形態中完全消除男尊女卑的性別歧視﹐建立尊重婦女的良好社會風尚。

來源:"中國大百科" "婦女解放"

二、女權運動是近代資產階級工業革命和18世紀啟蒙思想的直接產物﹐最早出現在歐洲中產階級婦女中。178910月﹐法國大革命爆發後﹐一群巴黎婦女進軍凡爾賽﹐向國民議會要求與男子平等的合法人權﹐從此揭開了女權運動的序幕1790年法國女劇作家O.de高爾日發表了《婦女權利宣言》﹐提出17條有關婦女權利的要求。這個宣言後來成為女權運動的綱領性文件。1792年﹐英國女作家M.沃斯通克拉夫特發表《為女權辯護》一書﹐提出婦女應當在教育﹑就業和政治方面享有與男子同等的待遇﹐駁斥了女人是男人玩物的觀點19世紀中葉﹐女權運動的中心從歐洲轉向美國。18487月﹐美國女權主義者E.C.斯坦頓和L.莫特等人﹐在紐約州的塞內卡福爾斯和羅徹斯特舉行女權大會﹐會上提出要求婦女權利的法案﹐並陳述了婦女受歧視的社會境遇。此後﹐爭取婦女選舉權的鬥爭成為女權運動的主要內容。
    20世紀初﹐英國激進女權主義者E.潘克赫斯特領導的戰鬥的參政派﹐以暴力行動要求婦女參政權利1911年﹐中國辛亥革命勝利後﹐女子北伐隊解散﹐軍隊女首領轉向參政﹐成立女子參政同盟會﹐並衝擊參議院﹐要求立法中確認婦女參政的權利。五四運動中婦女要求平權的呼聲和行動曾迫使北洋政府作出一定的讓步﹐但直到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後﹐婦女平等權利才得到法律確認。
    世界上婦女最早獲得選舉權的國家是新西蘭(1893)和芬蘭(1906)。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後﹐挪威(1913)﹑丹麥(1915)﹑蘇聯(1917)﹑美國(1920)﹑英國(1928)等國的婦女相繼獲得選舉權。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世界上大多數國家和地區在法律上明確規定了男女平等的政治權利。
    當代女權運動以法國女作家S.de波伏瓦的《第二性》(1949)為開端。該書從諸多方面陳述了婦女受壓迫的生活狀態﹐在人權意義上提出了進一步解放婦女的要求﹐給女權運動作出了理論化的說明。1963年﹐美國女作家B.弗里丹發表《女性之謎》﹐譴責家庭主婦地位對婦女的損害﹐以喚醒廣大美國婦女﹐從此揭開了新女權運動的序幕。70年代以後﹐新女權運動從美國波及到歐洲﹑加拿大﹑日本等國﹐獲得了世界範圍的影響。迫於新女權運動的壓力和聯合國婦女狀況調查委員的督促﹐聯合國宣布1975年為國際婦女年.”

來源:"中國大百科" "女權運動"
參考資料 http://reffaq.ncl.edu.tw/hypage.cgi?HYPAGE=faq_detail.htm&idx=1831  

2012年7月8日 星期日

性交易管理方式 需要擴大參與審議


性交易管理方式 需要擴大參與審議

文/彭渰雯  中山大學公共事務管理研究所副教授
        朱彥柔  婦女新知基金會數位典藏專案主任


立法院院會於114三讀通過《社會秩序維護法》修正條文,授權地方政府規劃「得從事性交易之區域」。雖然內政部長江宜樺曾公開喊話,表示地方政府應聆聽各方意見與民眾心聲,不要預設拒絕專區的立場,但迄今全台各縣市政府除了基隆市長張通榮表示願意積極研議外,其餘縣市政府首長皆以「顧及市民觀感」、「民風淳樸」、「未形成共識」等理由迴避爭議拒絕規劃性交易合法地點與管理辦法。因此,我們首先要肯定基隆市長對規劃性交易相關自治條例的正面回應,以務實的心態面對性交易對地方管理的挑戰。

然而,根據張通榮市長在基隆市議會質詢中表示,他將「積極透過區公所徵詢各方看法,邀集民政處、交旅處、社會處等單位一起研議,意見彙整再行專案討論,看設在什麼地方才合適。我們認為前述「徵詢各方看法」的具體作法為何,將是此一政策方案能否具備正當性與可行性的關鍵,因此特別提出呼籲,期待基隆市政府讓此議題的討論過程充分公開廣邀各方利害關係人參與讓立場衝突的利害關係人持續進行對話與溝通

我們可以從荷蘭海牙市研擬地方性產業管理政策的經驗,來說明不同利害關係人的參與討論為何重要荷蘭於2000年修法讓性交易的第三人(老鴇、房東等)合法化,但對於第三人的具體管理方式,則類似目前我國社維法的規定,交由各地方縣市政府訂定。由於這項新的法律帶來「制度與道德的真空」,沒有人真正知道要如何面對這種全新的政策情境因此海牙市政府列出了所有與此法令相關的當事人,包括警方、檢察官、公民代表性工作者、業者等,並且建立一個公開的討論平台,具體討論應當如何管理這些長期被國家排除的性產業參與者,在政府展現誠意邀請下,提供其實務經驗和在地知識,作為深入瞭解問題複雜性與多面性的參考意見,也讓政策的修訂結果更貼近現實與可落實。

透過這樣民主審議過程產出的管制條例,其執行成果又如何?短期來看答案是好壞混合的雖然警方評估海牙性產業區域週邊的犯罪活動,驟減為修法前的六分之一,公共安寧問題也因為性產業設定歇業時間而改善許多也出現了在立法過程中未曾預料的負面作用:如紅燈區的剝削因為業者自律合作而減少的同時,街頭徒步區卻增加了許多非法性工作者表面看來,參與式決策似乎無法預先防範一些負面效應,但決策程序擴大參與之最大意義,在於增加了海牙地區性產業領域內不同行動者的互信關係,而這樣的信任是重要的社會資本,是後來海牙得以持續調整、修補政策執行缺失的重要基礎。

海牙的性交易政策制訂經驗是很具啟發性的,而其成功秘訣就在於擴大參與、透明公開和社會對話,而不是僅讓行政部門與傳統代議體制的民意代表關起門討論「設在哪個地方才可行」這樣的參與式審議決策途徑,對於今日社會愈來愈多的爭議性政策課題格外重要,因為爭議型的政策制訂很難「一次到位」,勢必要透過不斷的檢討、修正與微調,漸進發展出較好的政策。而不同意見與黨派的民眾之支持、理解和信任,是政策得以持續調整的重要基石。

我們期許基隆市政府能看見海牙立法經驗的重點,仔細思考如何擴大決策過程的民主審議成分廣泛邀請各方當事人與關心的民眾(而不是僅通知里長),透過平等參與的對話釐清與確認彼此可接受的地點與方案,並建立社會信任此外,我們也呼籲其他所有縣市政府,不應在沒有任何公共討論之前,就斷然排除討論的機會。這種迴避爭議與對話,只知道維持現狀的作法,反映了執政者的缺乏擔當不僅無法解決與性交易攸關的人權、性別、公衛與治安等許多問題,更錯失了深化地方民主治理與社會資本的契機。


德國工會 歡迎性工作者


德國工會 歡迎性工作者2004-4-29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4/new/apr/29/today-int4.htm
〔編譯陳泓達綜合報導〕以往,歐洲行業工會都將脫衣舞孃和妓女等性服務業拒於門外,但國際前鋒論壇報二十七日報導,德國北部大城漢堡在二十三日舉行的一場晚宴上,號稱是全球最大的服務業工會德國「服務業工會聯合會」(ver.di)向從事性服務的婦女同胞做出「請進」手勢,準備在會員人數創下新低紀錄的當下迎接這些新血加入。

  就像歐洲地區許多一度權傾一時的工會一樣,ver.di也是基於迫切需求向性服務業敞開大門。會員人數銳減是工會苦思如何招募新血的原因,正如任何一家志向遠大的企業,工會也必須設法拓展其會員結構的多元化。

  ver.di現有會員兩百五十萬,以殯儀館人員和郵局雇員為主,夜店女郎入會後能否和他們相處愉快不無疑問。康士坦茲大學勞資關係教授凱勒認為,ver.di當前可能還有比招募性工作者入會更重要的問題。「這將是件難度極高的任務」,必須投注龐大心力和資源,「我不確定這是一個明智抉擇」。

  工業化國家的大多數工會都面臨會員人數持續下降的問題,例外者僅屬極少數。一九九至二○○○年的十年間,英國勞工加入工會的比例由三十八%降至二十五%。據統計,德國勞工在同一時期的入會比例也由三十八%降為二十二%。「德國工會聯合會」估計,光是去年一年工會便流失三十多萬會員。

  在某種程度上,會員人數遞減肇因於退休和興趣缺缺,以及勞動力的結構變化,包括兼職性質的女雇員人數持續攀升等。凱勒指出,目前從事非固定職業的德國勞工約佔三分之一,相較於鋼鐵或汽車製造業,服務業職工向來就比較難以組織。

  德國兩年前將性服務業合法化,若干ver.di官員開始評估如何將這些非傳統勞工納入工會組織。漢堡大學社會科學講師密卓維克女士已接受ver.di邀請,準備就妓女當前工作條件發表報告,他認為性工作者向來受到忽視,因此對其開放會籍別具意義。

  密卓維克坦承,某些工會官員確實有所抗拒,畢竟「說是一回事,真正去做又是另外一回事。」

  ver.di或許是從英國老牌工會「英國公營事業雇員工會」(GMB)最近的作為汲取靈感。GMB去年決定開放倫敦「金絲雀碼頭」地區的夜總會脫衣舞孃入會,並針對性工作者成立特別分會,負責人是一名色情電話女郎安娜.羅佩茲。她表示,GMB為合法性工作者提供法律諮詢服務、在職訓練,甚至鼓勵這些性工作者轉業。

  羅佩茲表示,雖然在倫敦地區招募性工作者入會頗有成效,但畢竟推廣不易,最主要的障礙來自於性服務業並無工會傳統,許多性工作者對工會不甚瞭解,且基於工作保密原則不願意讓身分曝光。

2012年7月7日 星期六

紅牌牛郎舞台上較勁背後心酸 揭神秘面紗





紅牌牛郎舞台上較勁背後心酸 揭神秘面紗






警官夫人流連牛郎店 大手筆花百萬 



再見牛郎/牛郎店聘「校園代表」 新鮮人塞紅包給中間人


2004411 09:30
http://www.nownews.com/2004/04/11/157-1614064.htm

再見牛郎/牛郎店聘「校園代表」 新鮮人塞紅包給中間人


記者許允/專題報導

校園裡的女學生流行援交,那男學生流行什麼?
根據正從事牛郎工作的大一生小正指出,這陣子為了增添牛郎店裡的活潑精神,許多牛郎店都大量注入一些年輕的大學院校學生。從事牛郎工作的小正說:「通常都是由牛郎的領班發起的,他會要求我們把現在賺到的好處跟同學們分享,進而介紹他們進來,其他據我所知還有登報找人的。」

原本穿著平凡不起眼的小正,在從事牛郎後,買了些名牌衣服及背包,在學校漸漸引起同學們羨慕的眼光,他說:「後來很多人都會來問我,到底在哪打工,好像發了一樣,我才真正跟他們說起做牛郎,讓我滿意外的是,同學聽到說做牛郎,竟然搶著要我介紹。」

有別於以往詐騙集團以老鼠會的方式,要求學生招收更多學生入會,小正幫牛郎店找年輕新血,純粹抱著「好東西與好朋友分享,要發財大家一起發」的想法,除了介紹費2000元,他不另收取任何費用。
不過,他也指出,許多資深的牛郎,會在各大樓裡租賃一層樓,假裝自組酒店公關公司,大量招收學員進行訓練,其實,真的條件好、容易配合的,真有機會到內場服務,但100個裡大概只有12個而已吧!小正偷偷透露:「就看你有沒有那個心了,塞一些紅包給中間人,幫你開啟門道,自然就有機會到牛郎店服務啦!」